欢迎您进入黄桥小学校园网站!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泰兴市黄桥镇中心小学 >> 学校概况>> 校史文化专题>> 正文内容

身在黄小,心存感动——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戴宗华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掐指一算,我到黄小工作也整九年了,没能赶上黄小的百年庆典,但迎来了黄小一百一十年校庆。深切感受了黄小这飞速发展的十年,办学规模(在校学生数)扩大了一倍,校园两次动迁、扩建,装配有现代化教学设备的崇德楼、崇真楼,大气实用、规模宏大的演出台、舞蹈房,文化气息浓厚的艺术长廊,色彩艳丽、功能实用的塑胶操场,宽敞明亮、整洁有序的食堂……无不凸显黄小校园的美丽。但最令我感动的还是这么一群可爱的黄桥小学人,这么一群兄弟姐妹,这么一个融洽的大家庭!

李坤华:细微之处见管理。大家习惯地称之为大李校长,习惯地认为其高高在上粗放式的管理;其实不然,让所有管理层在其位谋其职,注重细节是其管理的精髓。曾记得,2011年泰兴市小学阅读现场会在我校举行,作为现场的组织者,我提前一小时,约12:30到多功能教室再次检查会场的准备工作,轻轻地推开门,惊讶地发现大李校长正从座位中间走过,他竟比我还要早,在“幕后”就现场会布置的细节一一过堂。所以,在每一次校内重大活动(如六一庆祝),当我们这群做事的在忙得热火朝天做“大事”时,大李校长其实也早早到校了,却在一旁看黑板报、橱窗,找现场的疏漏,我们不奇怪;当学校日常教育教学工作正常开展时,不经意间发现大李校长从门前走过,我们也不奇怪。因为,这是他的管理风格:抓小放大,重细节。

李群:才高,德更高。大家习惯地称之为小李校长,习惯地认为其太睿智了,能透过眼睛洞察你的内心,不敢与其谈话,更不敢与其相处,其实这有失偏颇,其才学是相当的高,思想也是相当的前卫,但为人真诚,绝对是可亲可敬的长者。记得团市委的一位领导到我校参加资助贫困生活动,在看到小李校长在我校的第一期《繁星》的刊首语时,问我:“这李群是谁?水平蛮高的!”我答:“副校长,曾在《南方周末》、《新民晚报》等报刊发表多篇文章。”这位领导微笑着应道:“噢!”敬佩之情溢于言表。多年前的除夕,在无趣的央视春晚前,我在黄桥在线,很偶然的发现“牛小二”居然就是李群校长,我认认真真地将其所有帖子一一阅读,其真牛!有幸参加学校管理例会多年,每次正式开会前的侃大山,听其对时事的敏锐而独特的评论,是一种享受,每次例会中的讨论,学其针对现象的辩证而有效的管理措施,是一种成长。才高是名副其实,其人品更高,无论你是工作还是私事,当有难事找到他,也许他只言片语,就能给你个金点子,当有不解找到他,也许他三言两语,就能使你豁然开朗。

章素娟:微笑的魅力。我们班一学生在作文《最喜爱的老师》中写到:“我最喜欢的老师是章校长,因为每一次举行活动,她讲话时总是面带微笑,和蔼可亲。”是的,微笑是她的习惯,更应该看到其包含的对学生纯真的爱心、对教师工作成绩的肯定、对教师工作的缺失的批评和改进的期待。以前,国家政策性的对贫困生的资助还没有,全是零散的社会性的献爱心。记得09年春节前,在对全校贫困生情况摸底后,我向章校长汇报,全校唯一的一个孤儿,尚无结对帮扶。她当即决定:“我来吧,不声张!”她在春节前给这孤儿买了一身新衣外,还给了慰问金。此事除了我和班主任外,知晓的甚少。2007年,我校一学生家中有三个亲人患重病,但仍坚强地学习,被评为泰兴市优秀少先队员。一天,她母亲打来求助电话:“实在没法了,学校能有资助吗?”征得校长室的支持,我和章校长一起登门慰问。应该是其中的一个老人快不行了,已经在准备后事,气氛很沉重,章校长一边帮她擦去脸颊的泪水,一边面带微笑鼓励那孩子。在返回的路上,章校长说,亲临准备白事的现场其实她也挺怕的,但这孩子太需要人关爱了。在学校工作中,当老师们取得成绩时,她是面带微笑地鼓励:“不错,好的。”存在失误时,她也是面带微笑地说:“噢,要注意的!”没有严厉,但一点也不乏严肃!(没有和胡淑萍校长相处过,是不是也有李群校长所理解的“范儿”味?)

顾卫国:不会的,总要弄懂。我们总认为顾总务“高明”、“聪明绝顶”:强电、弱电、电脑、花草、水路、修锁、汽摩、装璜、建筑、音乐……似乎没有他不会的,没有不精通的。一次我问他:“你怎么这么厉害?什么东西都懂!”他答:“也没有那么神乎,就是不会的总要弄懂。”所以不难理解,他的总务处就是个杂物间:电烙铁、电锤、扳手、起子等各种工具一一俱全,随时可以修理各种物品,甚至废物利用,旧的东西部分零部件还能二次使用。但如你想找个膨胀螺丝之类的,还又很难,因为物品采购他抠得很,铁钉、铁丝是精确到斤,膨胀螺丝、开关是精确到个,电池是精确到只,随用随买,不留库存。你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许多创意、窍门,两个广播室,两路电源能同时控制,方便、实用;学校的大电子屏加定时控制开关,免去人工开关电源的麻烦;室内广播可分路控制,避免干扰正常的教学秩序。

葛坤凤:永远的敬业。2005年,我和葛老师搭班,我教语文,她教数学,这应该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届教数学了,但她在这一年一如既往敬业,令我们这些年轻人自愧差距!每天上午一早到校,早读课改完家庭作业,上午散学前改完课堂作业,中午针对班级实际,再补充点个性作业,那么多套作业是全批、全改、全订正、全过关,实绩是理所当然的好!我更羡慕的是她的健康与她的效率,临近退休时也五十多了,但眼睛一点也不花,批改作业神速,丝毫不差年轻人。现在的她已退休多年了,偶尔相遇,发觉她尽管花甲,精神依旧矍铄。在我头脑中的葛老师,永远的敬业,是我们黄小人,永远的榜样!

耿兴国:乐观、豁达、能侃。因其说个不停,曾被同事们戏称为“翻水站”,但絮叨吗?不!无聊吗?更不!相当长的时间,每天早晨我们几个人总相约跑步一个小时,在途中,你只要静静的当个听众,就可以了解国内外大事,他总能结合时事,发表独特的评价,针贬世事。在交流中更能体味出其乐观的态度,豁达的为人,也许人生快乐的真谛就是在这平淡的消磨时光中。临近小学毕业,儿子有幸由其任教数学一年,不说其工作的兢业,就谈其快乐的治学态度对孩子的影响力甚大,儿子始终保持着积极上进的乐学状态, “今天,耿老师说……今天,耿老师还说……”期末考试前的夜晚还在一页一页的认真地复习数学书,问其原因,答道:“考不好,会对不起耿老师的!”足见其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

钱久兰:好中求好,精益求精。钱老师的字写得很好,楷书端庄,行书飘逸;钱老师的课上得很精,语言精练,感情充沛;钱老师的要求很高,不放过一个学生,不放过一个错误;钱老师的知识很博,阅书无数,观点前卫……和钱老师平行班多年,知道其工作真的非常负责,许多工作都是加班加点,亲历亲为,作业堂堂清,天天清,尤其令人感动的是中午在食堂吃饭后,绝大多数老师都是找个地方休憩一会儿,而每次看到她,都是在教室批改作业或看书。由其配合开展学生活动时,也是绝对的放心,她经手的活动质量保证是优秀,因为“好中求好,精益求精”是其做事的准则,哪怕一个词,她也会斟酌半天!

何林生:默默的老黄牛。“何师傅,你快过来吧,我们教室的门开不了,锁可能坏了,学生正在外面等着呢!”“何师傅,快过来吧,这边的水龙头坏了,水到处乱溅!”……黄桥小学少了谁,都照转!但少了何林生还就真转不起来。记得2012年教师节的教师之星评选中,校长室专为终日奉献、默默无闻的何师傅设立了一个特别贡献奖,晚宴时,他和当选的其他教师之星一起坐在前面的荣誉桌上,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想这是开心,也是理所当然!

钱红建:随叫随到的电脑专家。开展少先队活动少不了他这摄像,学校红领巾电视台更少不了他这编辑技术骨干,说短短的一分钟的电视节目的背后,是付出一小时的编辑制作一点也不夸张。头脑中清晰的记得2007年9月的校内歌咏比赛,拍摄完了,要赶在9月30日下午,国庆节前制作完毕播出,那天因为赶时间编辑,错过午饭时间,他只得就着开水,以早饭吃剩的两个包子当午饭。也记得2007年4月配合镇妇联组织的“关爱贫困生,募捐爱心基金”活动,拍摄制作了十分钟的“爱心呼唤”的宣传片,当时泰兴电视台来采访这项活动时,专业记者对其制作的宣传片连连惊叹,惊讶怎么有如此好的效果,问采用什么设备制作的?因为他们用的是价值几十万的专用设备才有这样的效果,片头、片尾都是花好多万到外面请人制作的,而钱红建老师自豪地介绍说用的是十元钱一个耳麦,只不过用电脑录音后,动脑筋使用了一个网上下载的去除噪声的软件,片头、片尾也是采用下载的盗版专用软件制作的。当然最值得肯定的是钱兄的乐于助人,谁有电脑坏了,一个电话,上门服务,保证手到“病除”,上网贼快!

孙建明:快乐的“一号”。孙老兄的“一号”是谁先称呼的,没有考证,但是率性的他喝酒不耍奸,陪酒要到位,酒量还不错也是事实,勤恳、耐劳、乐观也是公认。每次食堂值日,令人惊讶的是在食堂门口居然听不到一点学生的讲话声,其实背后是其胸挂口哨,扯着嗓子管理学生养成的安静就餐的习惯。尽管其工作很繁琐,但每次因开展活动或教学需要打电话寻求后勤援助时,总是爽快地答应道:“好嘞!”最令我难忘的是,几年前他做班主任时,歌咏比赛,就他们班没有伴奏音乐,而是他亲自在前面吹着口哨指挥,那潇洒的手势,那快乐的神情,那别具一格的口哨声正是他快乐的个性体现。

袁中荣:堪比女人般的细心。白肤、酒窝、乌发,应是美女的“资本”他全有,和这位兄弟共一个办公室半年接触了,发现其最大的特点是细心。不是班主任,但其教本后张贴了两个班学生座次表,以便于自己尽快熟悉学生。帮兄弟学校出一份调研试卷,他是反复推敲知识点覆盖面,并就部分题型组织部分学生试做,以确定难易度。

张琴:干脆利落的张惠妹。称其“张惠妹”,一是因为其有个名叫“张惠”的亲姐姐,其是张惠妹理所当然;二是其能唱,外貌更像著名歌手张惠妹。2006年和张老师搭班一年,对其不多上一节课,但每节课的任务得落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时,面对实验初中的选拔考试,她能舍弃题海战术(学期结束,教室还有一堆试卷没做),精选典型题目,夯实方法,举一反三。也正是如此,那一年,我们班共4名学生免费录取初中实验班,实属不易。

丁佩佩:学生的大姐姐。儿子三、四年级时,丁老师教数学、任班主任。记得一次,儿子回家后特兴奋,问其原因,他说:“丁老师自己掏钱给我们买了奖品,让表现好的先选择。”这是丁老师作为一个大姐姐,善解孩子心理,调动学生积极性的好做法。难能可贵的是丁老师的教学机智,一次期末考试,儿子考砸了(再一次粗心,九十小几吧),我借机让儿子反省,并说好不可能有三好学生奖状,儿子含泪认同。作为同事,我也向丁老师做了建议和说明。事实是丁老师却没有完全按分数评定三好生,而是采取民主测评,兼顾分数,儿子最终还是拿了奖状。对儿子而言,平时表现不错,期末考试存有小问题,要改进,有教训;对我这个同事而言,虽然听从了意见,但是民意难违,有交待;对班上学生而言,民主测评,实事求是,有公正。

吴平:光着脚丫疏导学生散学。“4.29”事件后,校园安全提升到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地位,不许家长进校门接孩子就是一条铁的规定。然而,面对习惯于幼儿园时的接送到班的一年级新生,家长一下子只能接送到校门口,让其秩序有井然,真的是一道非常艰巨的难题。五六百个一年级学生,五六百个一年级家长,还有近三千个其他年级的学生,近两千个其他年级的家长,你能想象其“壮观”的场面,想象其管理的难度吗?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九月开学后一天中午散学时,在正常散学过程中,天突下暴雨,送队的老师懵了,是继续带孩子出校门,还是返回教室避雨;家长被淋懵了,自己躲雨吧,生怕错过了接孩子,只能在雨中焦急盯着大门口,焦急地呼喊着孩子的名字;值日老师懵了,让学生出校门吧,孩子肯定会被淋雨的,不让孩子出校门吧,家长又在雨中苦等。当时值日校长当机立断,广播通知,暂停散学,已出教室的学生在走廊避雨。但也许没有听清广播,部分班级仍照常散学,更有调皮的学生在雨中跑来跑去,此时吴平老师值日,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声嘶力竭地在雨中打手势让班主任带领学生在走廊等候,阻止学生在雨中玩耍,鞋湿了,趟着水继续指挥,鞋里进水太多了,索性脱掉了鞋了,最后光着脚丫指挥散学秩序,直至最后一个班级散尽!此情此景,感人!此事此人,美哉!不,大美!

其实,黄桥小学这么一百多个同事,尽管各具个性,也有着许多共同点:敬业、务实、奋发、团结……生活在这么一个集体,生活在这么一个和谐的大家庭,真的好幸福!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