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黄桥小学校园网站!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泰兴市黄桥镇中心小学 >> 学校概况>> 校史文化专题>> 正文内容

且行且珍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殷明星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1996年秋,我来到黄桥小学工作。应该说,我是带着迷茫与无奈来到这里的——作为一个异乡人,先前的黄桥,对我而言,的确是陌生的。可我还是来到了这里,我曾经思考过,或许是我的不谙世事加上父亲的“板”,使我失去了很好的机会——这样的想法很卑微,但我的确因此来到了黄小

我是带着几篇发表的豆腐块来到黄桥小学的,这在九十年代,还是很“拿得出手“的东西,于是,黄桥小学的老师都说我能写,其实他们都被我欺骗了。我当时扬州市第一届“三二分段”专科毕业证书,也迷惑了很多人——李昆华校长就这样被我迷惑了,他和校长室的一班人接纳了我。一个领导一所学校毫无功利地接纳了我这样一个年轻人,于是,我的心中只有感激。后来有一次闲聊,偶遇到一曾经的老师,他责问我,当年你的介绍信到教办时,某某校长(初中校长)要你去初中,你怎么不去呢,初中总比小学好些呀?我才知道曾经还有一位校长也想收留我,只是,我当时压根不知这些细节。现在想来,人,还是要做好人,好人,总是有好报的。

工作第一年,我任教三(3)班语文兼班主任。初生牛犊,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不仅校领导关注这个班级,普通教师也关注,家长更关注,后来我搞清了,这个班共有黄小黄中的教工子女十一二个,不关注才怪呢。当时每个年级共四个平行班,很幸运的是,我在三年级组遇到了一个好老师——万健玲老师。温和,亲切,诚恳,说话和风细雨,几乎没有脾气,虽说是教导副主任,却没有一丝的架子。今天黄小曾经与之同事过的老师,若提起她,几乎会异口同声地称道。

每天早上,万老师总是早早到校,做上课前的准备,工工整整地写好两块小黑板,这时学生也几乎到齐了,于是她便带领学生早读。万老师是三(2)班,就在我班隔壁,所以我总是不由自主地看万老师写了什么,在讲什么。课间回到办公室,她常常向我们年轻老师谈谈课文的重难点,谈她的教学思路,谈教学的注意点,谈教学的得与失,有时我对教材把握不准,于是就偷偷地拿她的教案翻翻,这才恍然。万老师知道我的偷看,并不生气,总是呵呵地笑着,默认了我的“偷窥”行为。印象中最深的是,她总是利用双休日的时间,备好一周的课,等到周一到校,她和我们谈课时,我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就像被驱赶一样,我也必须在双休日备好一周新课。手写教案,要想真正把课备好,几乎是整整两个下午的时间,好在我这人简单,没有太多的业余生活,休息天就这样过去了。作文本呢,她也总是带回去批改,眉批总批,很是详尽,于是,我们只能效仿,现在回想起来,那算是一段“勤奋”的日子。

说到作文,我不由想起来我当时偶尔一次的鲁莽:在一次作文教学亦或是语文教学的讨论中,我不知天高地厚地说,教师改作文没作用,与其浪费教师的时间,不如指导学生自己修改作文之类。现在想来,初出茅庐的我,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敢在领导老师们面前大放厥词。所幸的是,彼时竟没有领导老师批评我,这等到我“稍微懂事时”还是很吃了一惊。现在想来,一切源于黄小领导老师的包容厚爱,才使我这样一个无知者免遭“厄运”。

教了一年三年级,我很指望能送班到四年级,一方面能了解教材,知道教材的编排体系,更主要的是,我希望继续跟在万老师后面多学一点,印象中我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事与愿违,我第二年被安排到五年级了。我从三年级一下子跳到五年级,在黄桥小学当时算是破了例,这一破,我就永远在高年级徘徊了,非五即六,所以我至今没教过四年级,这是真的。

教学的确是能收获快乐的,你爱学生,他便爱你;你关心学生,他便关心你。往事真的如烟,总在眼前飘摇:曾经和学生一起远足,在桃花园里狂奔,找回了自己的童年;骑车十多里去家访,被野狗狂追,心神不定十多天,只为不让学生失学;把学生带回家过生日,一群孩子都来蹭饭,把我煮的饭菜吃了个底朝天……想到这些,除了温馨,就是美好。好多学生后来进入了国内一流高校,学有所成,谈及这些孩子,总有沾沾自喜的感觉。2001年毕业的那届学生,很优秀,后来黄桥外国语学校招生时,前三名都出自我班,这三个学生后来分别做初中三个班的班长,现在她们都成大器了:陈晓诞,南大本科毕业,香港科技大学研究生在读;成思,本科研究生都在北外就读;苏舒,本科研究生都在华东师大对外汉语就读。

在教学之外,我偶尔多了写写改改的任务,计划,小结,报告,方案,新闻通讯等,校领导常让我“锻炼锻炼”,我于是继续着我的“写作生涯”。爬格子真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要么是无话可说,无病呻吟;或者是有话不知怎么说,只恨自己当年作文没写好;另外,则是压根不知怎么写,于是首先要学习别人的文章,再依葫芦画瓢,如此应付差事。好在两位李校长总是原谅我,总是鼓励我,给了我写作的勇气。只是写作真是一件累人的活儿,春秋季还好些,难受的是冬夏:夏天,晚上,蚊虫肆虐,汗流浃背;冬天呢,冷,常常一篇稿子写完,已是半夜,双腿早已冰凉,彻骨的冷。

一个个寒来暑往,就这样,我成为了一个黄桥人,成了一个黄小人,在黄桥成家却未立业,敬业却无事业。

2003年,黄小百年校庆,这对学校而言,是百年大事,以李坤华校长为首的领导层,克服了重重困难,忙基建,抓教学,搞活动,排节目……真是如火如荼。只是那年秋天,成了我人生的低谷——我的母亲离我而去,而立之年的我必须而立,我几乎是从绝望中爬起来,重新思考我人生的走向。“宝剑锋从磨砺出”,是的,跌倒了,只能爬起来,继续前行;趴下,停滞不前,都是猥琐的表现。明白这个道理,我必须让自己振作起来,投入到积极的工作中去。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残酷的,我努力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穿梭,寻找最佳的平衡点。

于是,在教学写作之余,我还做着通讯员、教研组长、年级组长等事情,既充实了自己,也锻炼了自己。工作中,常常得到李群校长的厚爱,他对我所写的东西,拿捏到位,让我在反思中磨砺。还记得他曾经给我这样的教导:“……读书之读大有讲究,只读教育理论书籍,好像而已,必难成大气象。读书总需广博一点,譬如……”只是我一直不认真,辜负了亦师亦兄亦友李群校长的教诲,很不才,羞。

黄小的两个刊物,我很想提一提,一是《繁星》,一是《崇晓》。

大约是99年吧,和亚涛主任一起,在两位李校长的关心支持下,诞生了黄桥小学的第一份校报,那是属于学生的一份精神“小餐”——孩子们很难在正规刊物发表文字,于是就在《繁星》上过一次小作家的瘾。孩子们拿着一元钱的稿费,会拽在口袋里屁颠屁颠半学期,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呀!

可是,万事开头难,从选稿到修改到编辑到印刷,都要自己动手,其实是很辛苦的,想想自己当时的辛劳,有时也觉得自己很“伟大”。现在回眸十多年前的那些孩子,的确就有一部分因此爱上了作文,爱上了写作,爱上了语文,以致后来好多从“文”,也算是黄小之骄傲。

十年后的2011年春,黄桥小学诞生了第二份小报《崇晓》,这是在学习型校长章素娟的指导下和亚涛主任一起创办的一份教研小报,关于这份小报,我曾在卷首语写过这样一段话,我想摘抄下来:

“今天的这份小报,十年或数十年后,又会有着怎样的影响,带来怎样的‘荣耀’?时间总能证明一切,但,我现在能武断的是,这份小报的积极的意思,一定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想像,这是真理。说不定,说不定今天写稿交稿看稿的其中几位,明天就成了“家”呢——还真说不定!这或许是青春善明知性阳光的章校长嘱亚涛主任办此刊的意义所在吧……”

这两份校刊,我一直对她们怀有深深的期待与憧憬,总好像自己给她浇过水,施过肥,剪过枝,总希望她们能枝繁叶茂,能硕果累累。事实现在已有收获了——仅2012年,黄桥小学就有40多篇论文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一晃,快20年了。今天,我也快成为一个老黄小老黄桥了。不惑之年,看多了好些事,看淡了好些事,也看准了好些事。忙忙碌碌中,努力追求一点理想;碌碌无为中,努力找回一点真我。于是,常常自言自语:放下一点荣辱,守着一点执著,且行且珍惜。

2013年桃月,花似锦,夜无眠,作此文,只为纪念。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