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黄桥小学校园网站!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泰兴市黄桥镇中心小学 >> 学校概况>> 校史文化专题>> 正文内容

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记黄小副校长陆树菁先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雨生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口述:陆树菁  何春苏  汪继健  吴祥生  李  群

整理:何雨生

 

  陆校长是一个做事认真严谨的人,之前因为编《黄桥历史文化研究》杂志,他先后给我来过几次稿,《回忆母校——黄钟补习班》、《黄桥中学1945—46年夏记》、《中正师范开办湮没记》等等,一律的蝇头小楷,通篇清秀而工整,基本不需作任何修改即可付印;但他还是孜孜于其中某个细节,第几页第几行增删去一个或几个字之类,反反复复几易其稿,他不会电脑,每次都亲自跑到邮局寄信,一封又一封,丝毫没有厌烦的意思。

  去年黄小要为建校110周年编一本《黄小与我》的图书,我作为特邀编辑参与了其中的编务工作。我们排了几个重点采访对象,陆树菁校长自然而然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我们专程去泰兴他家里进行了采访,陆校长在电话里很详细地指点着路线,自己又亲自跑到宿舍大楼下迎接我们。他依然保留着那个年代知识分子特有的礼仪和儒雅的风度,记忆力超强,几十年前教育界的往事历历在目,中共中央《关于国民经济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意见》、《全日制中学工作条例》50条、《全日制小学工作条例》40条、《高等学校工作条例》60条,以及陈毅同志在广州科技大会上的讲话等等政策文件张口就来,但对于自己做的哪些工作,却是所谈甚少,反而一个劲地推荐旁的人物。我们此行可谓既成功又失败,成功的是能与老校长见面,且从中采访到了很多相关的史实材料,而且他还欣然答应为这次建校110周年写一篇文章;失败的是他谈自己的内容太少,本想写一篇人物记的任务还是没能完成。

  于是,建校110周年筹委会又邀请了何春苏、吴祥生、汪继健等几位或退休或在职的老师,帮我们一起回忆和梳理陆校长的一些事迹。在与大家交流的过程中,众人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虽然陆校长只是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做过一段时间的副校长,后来去镇上做教育革命辅导员,无论是任教年代还是工作业绩,都不能算是那种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应该说,在黄小一百多年的历史和数十位校长群里,他绝对是一个不可或缺、具有标杆意义的人物,他从来都是一个性情温婉、言谈清致的人,不卑不亢不足以形容,自然而然也不定准确,他谦谦儒雅的君子之风、他勤勉踏实的工作作风、他多才多艺的个人魅力,有的可能只是平日里轻轻的只言片语,惊鸿一瞥,却留痕深远,影响了很大一部分人,并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愈益显示出其独特的光彩。

  李群校长回忆,当年他进黄小时,陆校长已离开黄小在镇上做教育革命辅导员,接触不多,期间去泰兴开会偶然遇到过两次。那时,李群刚走上工作岗位,也许是时间紧,也许是疏忽,唇边的胡子悄悄冒了一点。陆苏菁见到后,微微皱了下眉,笑问:“怎么留胡子啦?”那时少年心性的李群很没当回事,笑而不答。陆苏菁顿了下,很诚恳地劝道:“还是得剃呀,老师还是得注意个人形象呀!”道貌温言,语气一贯的很轻,却令年轻的心感慨至今。

  陆苏菁做副校长期间,主抓教学,但老师和学生的忧乐也颇关注,往往不经意间,已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次家访,看到那家仅有的一间房的北山墙竟然是用玉米秸秆夹成的帐,寒风从缝隙间钻进来,几个孩子冻得打颤,他没说啥就走了。几天后,他带领一大批高年级的学生送来很多缺砖,原来是他跟五六年级同学利用星期日去野外捡的砖块,临走时他还丢下四块三毛七分钱,说是大家捐的款,请瓦匠。他带给了那个家庭一个温暖的冬天,也带给那个叫吴建权的孩子感怀一生的暖意。

  陆苏菁对老师对学生关怀备至,对自己非常注意身体力行,坚持原则。那时学生入学、转学都有严格规定,初中入学,按例南片进东进中学,北片入黄中。陆苏菁家住珠巷南侧,属东进中学学区,大女儿毕业时,镇分管领导照顾他,同意将其女儿划入黄中。陆苏菁当即表明态度: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必须以身作则方能服众。陆西邻是个“荣军”,他的长子也毕业,他拄着双拐找陆,问:你家虹儿录取哪个学校?陆答东中。后来他看到陆苏菁的女儿真的上了东中,马上甘心服气地把自己儿子也打发进了东进中学。

  这样的人教起学来也并非一味的书呆子气,他很会讲教学艺术,有时甚至还带点“狡猾”。五十年代后期教育界曾混乱过一段时间,学生停课勤工俭学,后来中央发表了著名的“八字方针”,学校复课,但学生们的心已野了,课堂秩序很差,乃至于想完整地上完一堂课也非易事。他想出一招,每次上课前,都带领学生学习一段毛主席语录:“复课闹革命”、“加强纪律性”等各读三遍,然后便板起脸严肃地说假如不好好上课就将名字记下来,让家长来领人,理由是破坏“复课闹革命”!学生安顿好了,却引来校革委会的过问,他理直气壮地答道我是用毛主席语录来要求大家。

  生活中的陆树菁是一个颇有才气的人,他的字好看,写得一手的好文章,笛子二胡演奏是联欢会上的保留曲目,一年暑假曾组织所有教师学习游泳,文体音画算得上通才。据黄桥镇原文化站站长汪继健回忆,1958年,当时还在民中上初二的他加入文化站合唱团,演唱的曲目是《我爱我的家乡》,虽已过去五十多年,他至今依然能清晰地记得那优美的旋律——

  高高的烟囱直冲云霄,古寺飞檐庄严肃穆,清清河水围绕古城,街道宽广纵横全镇,这美丽的城市我可爱的家乡,正迈开巨大的步伐向共产主义飞跃。

  词曲作者正是陆树菁。也许是启蒙的熏陶,使得汪继健从此埋下了艺术的种子,后来他也学会了谱曲,并在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播出。那时,黄小的腰鼓队、莲香队、收租院演出、女子小篮球队俱风生水起,其中女子小篮球队曾在全省小学生篮球比赛中获得第三名。

  谁也想不到如此一个谦谦君子竟也有金刚怒目的时候,“大跃进”停课搞勤工俭学复课后,根据省通知精神,学校为端正校风,整肃校纪,经教师全体会议讨论,决定对对几个屡犯校纪的学生给予处分,其中两个都为当权者的子女。几位家长听说后,辗转托人向陆苏菁求情,其中一个甚至威胁此举乃阶级报复(因陆树菁家庭出身,其入党问题一直悬而未决)。陆苏菁与大家统一思想,决意作出“记过处分”的决定,后来也许是因为这事,他的入党问题一直拖到文化大革命后才勉强解决。事情的最终结局却具戏剧性,多年后,与昔日被处分的学生之一在某场合巧遇,当事者对陆校长霹雳手段却大为感激,声称正是那次严惩使其幡然悔悟,从此发奋,终成一番事业。

  陆苏菁出生在黄桥一个名气很大商户家庭,他家祖上在黄桥开过一爿杂货店,叫“陆万成”,以至于本地牌儿经唱词里就有一则专门写他家的——“陆万成开在黄桥双圈门,货真价实生意不欺人”,虽然他出世前家中早已败落,但因这出身问题,直到1979年才加入中国共产党。陆苏菁自幼即向往教育事业,衷心热爱党,矢志不渝地接受党的教育;从事工作后,多次面临好的岗位和任职机会,他统统婉言谢绝,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为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奉献出了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

  那天临别前,陆校长说:一晃黄小建校已经110周年了,我已退休多年,但我一直心系黄小,我想了这样几句话,与老师、同学们共勉。这里,我想把陆校长的那几句话作为这篇文字的结束语:

  事业创办发展难,巩固提高更难;造就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是办好黄桥小学的保证。

  我们希望政府官员廉洁奉公、勤政廉政,我们应该用同样的尺度要求自己,爱岗敬业,普爱学生,婉拒红包,清白执教,无愧于人民教师这一光荣称号。

  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学习创新与时俱进,用不断更新的思想理念、知识技能培养好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