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黄桥小学校园网站!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泰兴市黄桥镇中心小学 >> 学校概况>> 校史文化专题>> 正文内容

解放初期的黄桥小学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口述:胡淑萍  整理:何雨生

 

1948年秋,我毕业于泰兴中正简易师范学校黄桥分校,毕业后由同学兼好友周玉萍介绍(其堂哥是校长),进入黄桥简朴镇小学(黄桥小学的前身)任教,当时学校共8个班级,我任班主任,教三年级语文和高级美术。

1948年底黄桥解放,在国民党当局的大肆渲染下,学校被迫解散,当时黄桥稍微有点资产的人家都随之南逃,街面上可谓十室九空。这时我收到老家刘陈顾家庄老乡长的来信(他跟我家有点亲戚关系),让我不要跟着别人南逃,留下来保护好学校的资产,迎接解放,所以我属于当时教育界里面不敢公开露面、但仍默默留守的普通教育工作者之一。

1949年1月3日,黄桥迎来解放,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学校的公物无一损失,不几天南逃的人也陆续回归。黄桥区政府教育科(教育助理尹之本)成立了“复课委员会”,贴出了复课布告,在复课委员会的宣传组织和动员下,原来学校的教师经过登记也继续任用了。二月份学校开学复课,当时校名经批准重新变更为模范小学。复课回来后,学校规模由原来的8个班扩充到16个班,1000多人,教职工30人左右;学校分成了三部:西部在桑园,东部在女道院,本部在韦陀庵。生源比以前有了增加,主要是因为解放前群众认识不够,加之家庭贫困,大多数人家上不起学,解放后新中国普及教育,上不起学的家庭采取了减免或完全免费的办法,我们每学期都要将班上困难家庭学生的情况做成报表上报校总务处。复课后,校长换了,学生和老师多了,教材也改了,但一些好的传统还依然保留着,像每天早上的晨会歌、晚上放学的散学歌,一如过去那样清澈和嘹亮——

“先生早,同学早,早啊早大家早,我们到校天刚晓,一日之计最好是清早,同学们努力把学问造,莫把儿时辜负了……”

敌人的飞机不时地还会来骚扰,为了师生的安全,除了给大家普及防空知识外,如看到飞机要横跑不要纵跑、睡觉的时候要沿墙睡等等,白天学校不敢上课,利用早晨天不亮的时光到郊外(桑园河边)进行防空教学,学生们带着四角煤油(或豆油)灯照明,一般只上两节课,然后布置作业回去做。虽然条件艰苦异常,但老师教得认真,学生学得刻苦,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4月23日,大军渡江以后,敌人飞机渐渐地就不敢来了,我们也终于恢复了正常的上课模式。

49—52年这一段时期,受当时政治气氛的影响,学校在政治上热情高涨,文艺宣传十分活跃。当时学校校长叫吴经,横垛乡西雁岭人,出身革命家庭,其兄被反动派杀害。吴校长办学积极性很高,活动能力很强,他到工商联等四下里去跑社会赞助,组建军乐队、莲湘队和腰鼓队。在他的努力下,辅导老师、经费、队伍很快就到了位:纪荫楠老师辅导乐器,郑冰生负责莲湘、腰鼓训练等。逢到像大军渡江、南京解放、新中国成立、抗美援朝、甚至五一、十一等重大活动,学校的宣传队便会积极上街游行,敲锣打鼓、呼口号、扭秧歌、演出小节目,有时候甚至还到三里庄、王韩庄等周边村庄演出。从一年级起,每个班都培养了唱歌小指挥,校内每次开会前每个班都要拉歌比赛,活跃活跃气氛,小指挥站在队伍前,很神奇地带领班级进行拉歌,这班唱罢那班又起,此起彼伏,会场气氛一下子便热烈起来。

解放后教师的教学思想和教育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新中国不允许体罚学生,老师们便纷纷调头在教学业务上下起了功夫,各人根据自身的优势,发挥了各自的特长,如低年级李庆兰在识字教学、作业设计上有许多创新;中级部王玉萍的作文批改,篇篇有眉批有总批;高级部的陆菊生,班主任工作是一绝。当时我的特点就是苗苗儿童少先队工作,特别在转变顽劣儿童思想品德教育上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方法,当时班上有一群后进学生,因为家庭原因,学习差、纪律差、行为习惯差,经常几个人一派,利用自制土枪散学后欺负同学,连老师也为之头疼。我针对他们的特点,采取了分而化之的方法,将其中的一个头目选为班级图书管理员,他感到了老师对自己的信任和重视,不但把图书管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还带动下面的那帮人一起学习,终于成功转化过来了,我的经验被推广介绍,我也被评为区模范教师。

学校的少先队工作一直非常突出,1950年学校就建立了少年儿童组织,班主任是辅导员,每周一次少先队活动,学生自由组织活动,主要是加深巩固扩大课堂知识。记忆最深的是地理老师将全国地图画在操场上,学生们模拟旅游路线走遍全国,另外还有什么捉错别字竞赛等,这些都作为经验介绍在全县推广。

我教二年级,班上最大的学生已16岁,像何迎霞、周桂英等同学都只比我小3岁,学校里成立了团组织,学校团支部书记叫王新林,学生中有人已加入共青团。大中队辅导员每年寒假都要集中学习,大队辅导员去泰州学习教育思想、方法经验介绍等,所有大队辅导员聘书一律由县团委发放,每年的辅导员培训班上都少不了我们学校的经验介绍。抗美援朝期间,学校许多少年儿童利用节省零用钱,收集废铁等形式,积极参加“中国少年儿童号”飞机的捐献活动。

1953年,江苏省第一次少先队工作会议召开时,全县仅两个代表名额,我是农村小学代表,陆玲芳代表城镇小学,我是黄小第一任大队辅导员,五二年时调到农村中心校湖头小学任校长,陆玲芳当时就在黄小做大队辅导员,我们都算是黄小培养出来的,

第二任校长叫张云龙,他是如皋师范毕业,政治、业务水平都很高,他的高不仅是形式上,而是抓在实质上,譬如在你还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已经听了你的课,看了你们班学生作业的批改状况,到开会总结的时候,他会针对每个老师不同的情况有的放矢,让你不得不心服口服。他善于做群众工作,跟普通老师打成一片,学校的教学气氛很活跃,当时教师中流行互相起外号,如梁山一百单八将那样,大都带一个“子”字,如校长我们就叫他“张驼子”,另外还有“纪瞎子”、“陆辣子”什么的,我的外号就叫“胡矮子”,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教师之间的人际关系非常融洽。

1952年秋,我和李庆兰被调出黄小,李庆兰去了襟江小学,我到湖头小学任副校长,同时张校长也调到县教育局任职。若干年后,张校长已在宣传部负责统战工作,我去政协开会,他才告诉我,当初上级让他在学校培养两名优秀女教师,他选择了我和李庆兰。我这才知道当年被提拔的原委,同时也对张校长的为人充满了敬意。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