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黄桥小学校园网站!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泰兴市黄桥镇中心小学 >> 学校概况>> 校史文化专题>> 正文内容

黄桥小学——我亲切的摇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76届校友 杨碧君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黄桥小学建校一百一十年了,惊喜,骄傲,和由此带来的遥远童年回忆让我失眠了。

一九七一年冬天,我背上崭新的黄色跨肩书包,穿上新年刚做的红色夹金丝绒外套,梳两条猪尾巴辫,兴高彩烈地上学去了。那年我六岁,上学的“职业”一直到一九九二年拿到博士学位才依依不舍地结束,整整二十一年!

我有幸分在黄小有名的文艺班,做了李建华老师的学生,直到小学毕业。李老师教语文课,担班主任。李老师是一位美丽的,受过高等教育和专业培训的职业老师,她也许比常人胖些,而且无论去哪里,总也提着一只大白色搪瓷水杯,她的敬业、自信、和杰出的教学方法让她从心底里散发出一个城镇女教师难得的美丽和端庄。我有幸看过她少女时代的一帧加色照片,和那个年代其他爱美的女性一样,照片上的她垂着两条黑亮大辫子,两颊桃红,清秀双眼透着智慧,这就是我对她永远的印象和记忆了。

她教作文课是我最享受也最难忘的。她引领我们用板书给我们搭文章的基本框架结构,启发我们再用想象充实所有空间。她汲引教诲,殷殷垂顾,耐心栽培扶持我们慢慢学会了写作。我是班长,常发放收集做好和改好的作业,那么高高的一堆堆练习薄,里面是她密密麻麻的对错红杠和批注,那是她在多少个电灯、烛灯、和煤油灯下熬夜的留痕。我的作文时常得到她赞扬。

上公开课是学校对老师的工作肯定。公开课的讲台就如政治家的一次重大辩论台,音乐指挥家的一场举足轻重的演出。有一次,李老师给我们上公开课,给我的印象最深。那天,除了班级学生外,后排坐满了老师领导和校外人士,气氛紧张而激动。上课铃声刚响完,李老师从容微笑走上讲台,我紧张的心一下放松了很多。一堂课行云流水,生动活泼。我坐在洒满阳光的教室里,完全沉浸在她出神入化的讲解氛围里。我们踊跃举手,回答她的问题自信而贴切。记得有一个问题是要求我准备回答的,但她没点我举的手,要另一个同学回答了,正纳闷时,怱然听她又提一问,不等举手就点我回答,我没事先准备但也回答得丝丝入扣。于是,我那年年终评语里有过这样的一句:公开课时从容镇定配合老师灵活回答问题。我无疑是在她赞许、接纳、支持、和充分肯定的眼光下成长的,何其幸运,又何其珍贵!这给我今后的漫长事业奠定了无穷的自信。

那时我参加了小红花宣传队乐队敲扬琴,卢经伦老师的艺术创造天才至今都让我难忘。我也参加了篮球队,打后卫,田径比赛,专项中长跑和跳高,深得程浪老师和丁庄泉老师的指导训练。记得那时我们有一个小广播站,是老师和领导们用来发布消息和通知的媒体。一天,我忽然接到紧急任务要在广播里读一篇当天的《新华日报》社论,没有录音,没有看过这篇报道,是直播,还有一堆不认识的字呢,怎么办?紧急决定由一位老师坐我旁边随时提醒我不认识的字,就这样一篇洋洋洒洒的社论由我向全校俨然像“记者”一样直播出去了。又有一次因特殊任务被从教室里叫出来,让我马上化妆去黄桥照像馆拍照,后来一张加色的放大照片就在像馆的橱窗里陈列了一年,我在这之前很喜欢逗留一下那橱窗,欣赏別人的照片,打那以后我就绕道避开那橱窗了。每年学农和行军也是让人兴奋的日子,我们走出教室,在田野里、田埂上嘻笑奔跑。行军归来,我们拖着疲惫,烙着太阳的吻印,在月光下,在更浩荡的父母队伍里寻找用自行车来迎接我们这些“探险家”回来的父母。这些活动和参与是我童年记忆里的一道道绚丽彩虹,隔着岁月的苍茫依然亮丽如昔。

我热爱黄桥小学,热爱教过我的所有老师们。虽然感激之心时常怀抱在胸,但也只有在这追忆思念的片刻,才能细细品味学校和老师们所施予的点点滴滴。忠心祝愿我的小学永远是培养人才的最初摇篮,是万里长征的起跑地,是一个硕大的火炬,让它的一代又一代学人,不管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能看到它燃烧的希望之光!

谨写此文敬献母校一百一十周年校庆。

杨碧君简介:

一九七六年毕业于黄桥小学,八零年黄桥中学毕业后去华东师范大学读学士。一九八六年赴美国升造,就读密西根大学,一九九二年获该校化学博士。现任德州大学,M. D. Anderson 肿瘤中心,McCombs 肿瘤早期诊断和治疗研究所,科研计划和发展主任。与先生刘劲松教授、医生育有两个儿子,刘天睿和天智。现住美国德州休士顿。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